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无情的博客

所有日志都是原创,原创就是生命力。

 
 
 

日志

 
 

云南高院,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再次和云南高院探讨李昌奎案)  

2011-07-14 11:0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理性些,不再使用带有明显感情色彩的语言去探讨严肃的法律问题。

        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对李昌奎案表了态:"这个国家需要冷静,这个民族需要冷静,这是一个宣泄情绪的社会,但这样的情绪对于国家法律而言,应冷静。我们不会因为大家都喊杀,而轻易草率的剥夺一个人的生命。"田成有说,自己所承受的压力确实很大,但"改判或者不改判,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也不能因为大家愤怒,就随意杀一个人,法院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包括民众、媒体、学界。但最终,审判还是要以国家的法律为基准。" "社会需要更理智一些,绝不能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这是对法律的玷污。""10年之后再看这个案子,也许很多人就会有新的想法。"这是田成有对该案的认知。"我们现在顶了这么大的压力,但这个案子10年后肯定是一个标杆、一个典型。"田成有说,之所以采取死缓,也是基于最高人民法院曾经有明确规定:对于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为什么最高法近年来一直提出"少杀"、"慎杀",就是要给予人性和人权。"我们不能再冷漠了,不能像曾经那样,草率判处死刑,杀人偿命的陈旧观点要改改了。"田成有这样说。他认为,减少死刑已经成为了大趋势,现阶段我们不能再用酷刑,这是奴隶制、封建制的落后方法。

        听了田副院长的高论和妙论,尤其是听到田副院长对社会公众“玷污法律”的指责,我的愤怒真的要失控了,我真想对着田副院长的“脸”吐一口痰,——如果当时他在我面前,如果他还有脸面的话。

        愤怒归愤怒,要想彻底驳倒像田副院长这样掌握生杀予夺司法大权的法律“精英”,光有愤怒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是要说理。须知,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

       在这里,我想和以田副院长为代表的云南高院探讨一下: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第一,审判案件时,不依法判决,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对于李昌奎案,云南高院在为改判李昌奎死缓辩护时,多次提到最高院“自首从宽”、“少杀慎杀”、“宽严相济”的司法政策和司法解释。但是,却小心翼翼地绕开“自首从宽”、“少杀慎杀”的适用范围。广大民众和业界专业人士早已指出,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对于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手段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的李昌奎案,“自首从宽”、“少杀慎杀 ”的司法规定和司法政策并不适用,而是应该强调“从重从严”。但是云南高院罔顾李昌奎案中的犯罪事实,罔顾白纸黑字的司法规定和法律条文,硬是张冠李戴地把“自首从宽”、“少杀慎杀”的司法政策和司法规定牵强地套用到李昌奎案中作为判决的依据。请问云南高院,这种错误适用法律规定,错误执行司法政策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对法律的玷污?

        在云南高院的判决和辩解中,多次提到要贯彻我国“宽严相济”的司法原则,但是在李昌奎案中,公众只看到了云南高院片面强调宽的一面,只看到云南高院不该宽的宽了,该严的却没有严。请问云南高院,这就是你们理解的“宽严相济”吗?而这种为了掩饰自己错误片面曲解我国“宽严相济”的司法原则,又是谁在玷污神圣的法律呢?

        第二,在司法实践中,用并不构成法律制度实体的司法理念,甚至用宗教观念来代替法律指导判案,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在云南高院为李昌奎案该判死缓的辩解中,无论是田成有副院长废除死刑的论调,还是赵建生副院长的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高论,都不是构成我国现行司法制度和法律规定的客观内容。法院和法官作为司法的执行者和法律的守护者,必须严格按照现行的司法制度和法律规定审理和裁决案件,具体到我国的司法实践,就是要严格遵守“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不二原则。但是很遗憾的是,云南高院的两位副院长在为李昌奎案该判的辩解中,并没有严格遵守这一基本的司法原则,而是一位高谈阔论废除死刑的先进理念,另一位高唱佛教的教义。请问云南高院,在司法实践中,抛开现有的法律规定,用并不构成法律制度实体的司法理念,甚至用宗教观念来代替现有法律来指导判案,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呢?       

        第三,在职务行为中,法官越位甚至越权立法领域,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法官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精神就是严格遵守现有的法律规定并忠实地维护和执行它。但是在田成有副院长的逻辑中,法官审理和裁决案件要用超前的思维和理念,要依据未来的法律去判决。在这里,我想郑重提醒田副院长: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在云南高院的职务范畴中,你只能是执法者,而不能是法律学者,更不是立法者。你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言行与你的职业身份、与你的职务严重不符。你的言行表明你的行为与你的职务职责的要求发生了严重的错位,你在法官的职务行为中高谈先进的司法理念,甚至觊觎立法权,是严重的越位行为。仅此一点,人民和人民代表有权弹劾你。云南高院的法官们,你们的权限仅限于在现有司法制度和法律规定基础上忠实的执法,这一点都谈不上,还奢谈把李昌奎案办成10年后的一个标杆、一个典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现在社会公众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只希望云南高院的青天大老爷们把李昌奎案办成一个铁案就行了。

        请问云南高院,作为法官,在职务行为中不把自己的言行限制在自身的职务和职权要求的范围内,而是越位甚至越权去干预和行使立法权,这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呢?

        第四,作为高院的法官,把正常的舆论监督贬斥为“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按照我国的制度安排,人民法院的权力来自人民,人民群众有权监督人民法院的审理工作。当前,社会公众对于李昌奎案的争议和探讨,对于云南高院的质疑和非议,都是现有制度赋予人民群众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但是对于这样再正常不过的舆论监督,田副院长却以“社会需要更理智一些,绝不能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这是对法律的玷污。”的话来概括。在我看来,此言何其恶毒也。田副院长,你应该自重,社会公众对云南高院改判的质疑乃至指责是宪法和相法律规定赋予人民的正当的舆论监督权力。在此次李昌奎案件中,原被告当事人都是社会草根阶层,双方没有社会阶层差异,所以舆论争议也就谈不上带有阶层利益冲突的色彩,因此,这次社会舆论很难被戴上仇富、仇官的色彩,但是,田副院长硬是给最正常不过的舆论监督扣上了一个“公众狂欢方式判处一个人死刑”的暴民色彩浓厚的帽子。这也是我为什么说田副院长此言论何其毒也的缘故。田副院长,以你的智商,你也该知道,汹汹的公众舆论不是狂欢,只有畜生在面对如此残忍悲惨的刑事犯罪案件还会狂欢,公众的舆论是对存疑判决的质疑、,是对他们认为的不公正判决的义愤,也是对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监督。社会公众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求人民法院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客观公正断案,不枉不纵,维护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更要维护法律的尊严。

      请问云南高院,把正常的舆论监督贬斥为“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第五,放弃司法主权,把国际舆论作为改的理由,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司法独立,立法和司法工作不受外国势力的干预,是一个国家主权的重要体现之一,也是我国司法工作的基本立足点。但是在云南高院的辩解中,把国际舆论压力作为改判李昌奎死缓的一个重要理由。我就纳了闷了,你们云南高院的法官们到底是代表中国人民行使司法主权,还是外国势力在中国司法利益的代理人?难道我们又回到了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满清末年?我记得毛主席造就庄严宣告中国人民已经推翻了三座大山的统治了。云南高院的法官们,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中国的法官,中国的法官应该不折不扣地维护中国的司法主权和尊严,应该以中国现有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司法审判权力而不能容忍外国势力的干涉,不能仰外国人的鼻息来办案,更不能外国人还没有放屁,你们就当做打雷而吓得屁滚尿流。

       请问云南高院,中国的法官在司法审判中,放弃司法主权,把国际舆论作为改判的理由,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

       第六:不顾事实,甚至歪曲事实,虚构犯罪分子家属积极赔偿的改判理由,请问云南高院,到底是谁在玷污法律呢?

        还有人在网上发帖,质疑李昌奎案件中的改判是某些人出于政治投机目的而渎职枉法的行为。道听途说,没有真凭实据,我不加妄论,但是,我在此表明观点:如果为了个人和团体的私利,为了政治投机而玩弄法律于股掌之中,那就是彻底彻尾的玷污法律,非人也!!!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