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无情的博客

所有日志都是原创,原创就是生命力。

 
 
 

日志

 
 

再驳程恩富“严格一胎化”论  

2011-03-21 20:3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两会专题节目中,面对几乎一边倒式的辩驳和质疑,甚至面对很多代表委员和听众的不屑,程恩富先生神态自若,谈笑风生,依然坚持自己漏洞百出的观点和主张,不禁令人惊呼“孔明在世,周郎再生”。当然,这也从一个侧面生动地反映出程先生在对我国人口形势的认识和对我国人口政策的主张上,达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错误程度。面对在人口政策上已经走火入魔的程恩富先生,大部分学者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和其过招了。但是,鉴于此公头戴“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学部主席团成员、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主任、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办公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重点学科负责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享有崇高威望的著名经济学家、著名理论家。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安徽团)”等众多令人炫目的称号和头衔,笔者觉得有必要再次就程恩富先生的“严格一胎化”论和程先生商榷。以明辨是非、黑白和曲直,以铲除流毒,以正本清源。

        程先生主张“严格一胎化”的一个基本理由是:中国目前人口太多了,已经远远超出我国目前土地、资源和环境的承载极限,因此,当前我国在人口政策方面最主要的任务是想方设法减少人口总量,通过“严格的一胎化”政策,到2100年,将人口规模降低到所谓的“最适宜”的5-6亿的水平。程先生的理论依据是马克思主义的物质再生产、人口再生产要与资源环境约束相协调的理论。从理论本身来看没有错误,关键是理论如何应用的问题。如果要用静止的眼光来看待中国的人口问题,实事求是说,现在13亿的人口数量的确对我国的粮食生产、土地、资源和环境构成较为沉重的压力。但是,程先生不要忘了,您老人家规划的是百年大计,甚至是千秋大业,您怎么知道一百年后我国的土地、资源和环境不能承载13亿甚至更多的人口数量呢?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知道,我们生活在原始社会的祖先可能认为中华大地最多容纳2000万人口生存,——如果我们的祖先有这样的思维能力的话。程先生口口声声宣称要想使中国人过上美国人一样的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就必须将人口降低到5-6亿的水平,这纯粹是在现有的科技水平和生产力条件不变的假设下得出的结论。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更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您老人家怎么就不会温习一下发展的眼光,动态的观点呢?您老人家怎么就看不到科学技术会进步,生产力水平会提高呢?您作出这样的条件假设,是不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一贯的思想和精神呢?

        强调人口和资源环境的矛盾与冲突,强调资源环境的约束,程先生好像是抓住了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内,资源环境的约束可能会是社会发展进程中矛盾的主要方面,但是从人类历史长远发展来看,起到支配作用的无疑是更具有能动作用的人的因素。因此,从一个较短时期来看,为了缓解资源环境的约束,我们主动的控制人口数量和人口快速增长无疑是正确的,也是无可非议的。但是程先生不要忘了,如果把时间放在百年甚至千年的时间单位上,您还坚决主张通过削减人口来适应环境资源约束,通过减少人口分母来提高幸福指数,您老人家是不是有过分贬斥人的主观能动作用的嫌疑呢?

        是不是我们中国现在将人口减少到上古时的2000万以内,我们就能过上传说中三皇五帝时代大同社会的美好生活呢?您的这种哲学是辩证唯物主义还是机械唯物主义呢?您的这种思维在哲学上犯了什么错误?是刻舟求剑、削足适履,还是抱残守缺,画地为牢呢?作为中国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大儒,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此所谓:不谋长远者,不足某一时。  

        现代社会是一个复杂系统,无论是作为一个治国理政者还是社会管理者,谋求的都应该是系统的整体优化,而不应是系统的局部优化。现在就是退一步讲,假设中国的人口数量象程恩富先生所说的已经超过最佳的人口规模(笔者不这样认为)。那么是不是应该采纳程恩富先生的主张,通过严格的一胎化政策,在2100年前将人口总量降低到6亿左右的水平呢?很明显,这样做对于缓解人口对于资源环境带来的压力无疑是有好处的。但是,身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的程恩富先生是不是全面思考过,这样“大跃进”式的人口削减政策,对于中国社会这个庞大复杂系统的其他方面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呢?面对人口学者和其他社会领域的众多专家提到的,由于实行极端一胎化政策带来的标准人口倒金字塔结构,以及由此带来的老龄化、男女性别比偏高、国防安全、独生子女个性缺陷、主体民族弱化、中华民族伦理精神消亡等等诸多不利甚至是致命性后果,程恩富先生一副百毒不侵的模样,还在侃侃而谈“无胎高保,女胎中保,男胎基保,多胎无保”的社会保障政策主张。姑且不谈多胎无保是否符合社会主义的价值观,是否符合建设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就是有一点点基本思维能力的人也能想到,在“严格一胎化”造成的严重失衡的倒金字塔形人口结构中,在两个在职人员供养一个退休人员的极度老龄化社会中,社会保障的财富和价值从何而来的问题。亏了程恩富先生还是世界政治经济学会会长,怎么就不明白劳动是价值的基本源泉这一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结论呢?即使不知道这一点,程恩富先生难道不知道“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这样的汉语成语所蕴含的基本道理吗?

       只看到“严格一胎化”带来的系统的局部优化的好处,却看不到由此导致的系统整体功能严重弱化和降低,看不到由此带来的系统可能崩溃的灾难性结局等系统性风险,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所应有的思维,不符合马克思主义要用全局眼光统筹考虑问题和追求系统整体优化的思维方式。

        此所谓: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再退一步讲,按照程恩富先生(尤其是李小平先生)等人的观点,地球上的资源是有限的,尤其是煤炭、石油等不可再生资源是极为有限的。因此,要想过上发达国家一样的幸福生活,就必须大幅度减少人口数量,提高人均资源拥有量。但是程先生等人却忽略了你们自己设定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这些矿产和能源资源都是有限的,把中国人口减少到5-6亿人,也只是延长了这些资源使用的年限,而不可能使人类永续使用。那么这样的控制人口的政策还有什么意义呢?现在不控制人口,是使前面更多的几代人消费和使用,而实行控制人口的做法,是以减少前面几代人的数量为代价,换取我们中国人再多延续几代人而已。如果从全世界角度看,则是以减少中国人口为代价,换取全世界各国人民多延续几代人而已。程先生等人的国际主义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啊。把这种精神发扬下去,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会实现。不过等等,程先生和李小平先生,就在一天多以前,在北非的利比亚, 为了石油资源, 由法国、英国和美国挑头, 打着保护利比亚平民安全,避免人道主义灾难的旗号,美欧多国部队和卡扎菲已经真刀真枪地干起来了。

       所以,我想对程恩富先生说一句,在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减少本国人口前,先补一补现代国际政治经济关系这一课。不补也无所谓,回到中国古代历史典籍中徜徉一会也行,向徐偃王、宋襄公学习学习去吧。

       社会主义不是没有人情味的社会主义,我们大力宣扬民生为本,矢志不渝地坚持以人为本的基本理念。这就需要我们任何政策的制定和调整都必须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以普通民众的基本需要和切身利益出发。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果断停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化大革命”,走上了以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和共同富裕为目标的改革开放的道路,也正是基于此,我国在计划生育政策制定和实施之初,就制定了大部分少数民族可以生育二胎、对大部分省份的农村居民实施“一孩半”的富有人情味的生育政策。而在这样的现实政策面前,程先生等人仍然鼓吹“严格一胎化”政策。不知道作为决策的核心智囊的程先生等人到底对我党的执政理念了解多少。一项政策,如果得不到大多数人的支持,我们还能得出这项政策的合理性的结论吗?在这里,我不由地想到了老百姓常说的一个词:人情味。

       除了上述原因。我反对程先生主张的“严格一胎化”政策。还因为从目前的现实情况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育观念的改变,适时调整计划生育政策,适当放松对于生育二胎的限制,首先不会引起生育率大幅度反弹,也不会带来人口大幅度增加的后果;而且,适当放松对生育二胎的控制,实际上是对前30年过度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的一种修正,正好可以弥补此前严厉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种种带有滞后性的负面影响。因此,是识时务的得策之举。这一点在10年、20年后肯定会清楚的显现出来。反之,如果不能根据现实情况的变化,适时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当十数载后恶果逐渐显现之时,则必然悔之晚矣。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口学者大声疾呼:调整计生政策,时不我待的根本原因。

        最后,想对程恩富和李小平先生说一句:面对人口压力和提高幸福指数的诱惑,只一味主张采取减少本国人口的极端消极做法,绝对不应是马克思主义大儒所为,充其量是犬儒的做法。

       另:程先生鼓吹推迟退休应对严重老龄化的做法,不是不可行,关键是对什么样的职工可行的问题。对于从事脑力劳动为主的领导干部,对于像程先生这样的专家学者,推迟退休是发挥余热,是充分利用宝贵的管理和智力资源,胆识对于从事高强度的体力劳动的建筑工人、煤矿工人和纺织女工也合适吗?如果您回答合适,请您去试试。别忘了,当前的民工荒已经凸显出在总劳动人口有余的情况下,青壮年劳动力的不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84)|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