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无情的博客

所有日志都是原创,原创就是生命力。

 
 
 

日志

 
 

政府是否应该干预和调控宏观经济  

2009-07-08 16:5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宏观经济学界风向的改变正应了这句俗语。以1929年——1933年的大危机为契机,凯恩斯在1936年出版了他的里程碑式的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在全面否定古典主义宏观经济思想的基础上,提出了国家干预宏观经济的政策主张,自此以后,随着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广泛传播和被众多国家经济决策者吸收采纳,国家干预主义在宏观经济学界大有一统江湖的态势。然而,随着20世纪70年代西方国家经济普遍陷入滞胀的泥潭,针对凯恩斯经济学的批判和责难一浪高过一浪,并逐渐形成了主张国家应该减少对宏观经济进行干预的新自由主义——新古典宏观经济学派,而在经济学界占据正统地位30多年的凯恩斯主义学派面临着严峻的危机和挑战。从20世纪80年代初直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近30年间,自由主义经济学派大有压倒凯恩斯主义学派的气势。然而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沉重打击了主张减少国家干预的新自由主义,国家干预学派似乎又重新得势。

        其实,宏观经济学界自由主义和干预主义两大流派的纷争也是当前宏观经济学在理论上最主要的分歧之所在。二者的这场江湖恩怨至今已经已经持续了70多年,只不过随着社会经济形势的改变,二者会不断地交替占据优势而已。

        那么,二者争论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呢?哪一方更有道理呢?

        正像这篇随笔的标题,两大流派争论的核心是:国家是否应该对宏观经济进行干预和调控

        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因为这涉及到整个宏观经济学中一系列理论和争论。为了能够使普通读者也能对此有一个清楚明白的理解。在这里我不妨做一个比喻。社会宏观经济体系可以比作人的生命有机体宏观经济学可以比作医学。作为生命有机体的人体一个最主要的目标之一就是要保持机体健康,而一个社会经济体系首要任务是要保持自身的持续健康运行和发展。人的生命有机体的健康虽然有很多衡量和评价指标,但是一个最主要的评价标准就是人体的各个细胞和器官的机能和活力能够得到充分有效的发挥,否则,人体就是处于亚健康甚至病态状态;与此相类似,社会经济体系健康与否虽然也有很多衡量和评价标准,但是一个最为主要的衡量标准就是社会经济体系的潜在产出能力是否能够得到全面的实现,这个问题在经济学中被称为资源充分利用,当一个社会经济体系中的人力、物质和技术资源都得到充分利用之时,经济体系的潜在产出能力就实现了最大化。如此说来,政府是否应该对宏观经济进行干预的问题就好比是人是否需要看医生住院的问题。人是否需要看病甚至住院取决与人是否会得病,同样,国家是否应该对宏观经济运行进行干预就取决于宏观经济自身是否会得病。古典主义认为市场是完美的,通过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宏观经济总是均衡于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充分就业状态,因此,政府没有必要干预和调节宏观经济的运行,其主张是对宏观经济自由放任不干预,政府扮演好守夜人的角色就可以了,宏观经济会达到无为而治的境界,否则的后果轻则是画蛇添足,重则弄巧成拙。所以古典主义认为不但没有必要干预宏观经济运行,连对宏观经济进行研究的必要都没有。这就好像说如果人类永远不会得病,永远保持健康,那么,人类不但没有必要打针吃药和看病住院,连对医学进行研究的必要也没有了。

        1929年——1933年大萧条的现实坚定了凯恩斯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自发调节机制并不完美的判断,凯恩斯倾向于认为:在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作用下,社会经济体系不能够总是均衡于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充分就业状态,需求超过供给的经济过热和需求不足的萧条状态会交替发生,在这二者之中,需求不足造成的萧条、衰退和资源不能得以充分利用的非充分就业状态是市场机制自发调节更经常发生的结果。既然依靠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自发调节不能够保持宏观经济总是处于健康状态,宏观经济有可能出现经济过热的亢奋状态,也可能出现活力不足、资源非充分利用的亚健康状态,那么,政府就应该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地利用自己那只看得见的手对宏观经济进行干预和调控,以尽最大可能保持宏观经济处于持续健康运行的状态。(凯恩斯认为是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资本边际效率递减、流动性偏好等心理因素导致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总供给和总需求经常发生脱节,最终导致宏观经济发生周期性波动)。

        反对凯恩斯主义的各类新旧自由主义学派一般都普遍坚持和信奉供给创造自身需求的萨伊定律,认为只要市场体系是健全的,市场机制是完善的,价格、工资、利率等能够随着供求关系自由浮动,市场机制自发调节最终能够使经济体系均衡于资源得以充分利用的充分就业状态。因此,政府管理宏观经济的重点不在于频繁实施以需求管理为核心的宏观干预和调节,而在于采取措施完善市场体系建设,健全市场机制,只有建立了富有弹性的健全完善的市场体制和机制,才能从根本上在长期内确保宏观经济的稳定健康具有坚实基础。(在自由主义学派眼中,市场机制似乎是能够抵御百病的免疫机制)。

        在所有反对凯恩斯主义的新自由主义学派中,值得一提的是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主义和以卢卡斯为代表的理性预期学派。前者认为虽然从短期来看,通过改变货币供应量能够影响国民收入和就业等实际宏观经济变量,但是从长期来看,改变货币供应量并不能够改变经济本身自身长期运行趋势。因此,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从长期来看都是无效的。而且,过于频繁使用宏观经济政策调节宏观经济不但严重干扰了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作用,而且是导致宏观经济严重失衡和波动的重要根源。理性预期学派认为,由于经济主体都具有理性预期的能力,在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规则明确并且政策制定和实施具有系统性的条件下,货币政策并不能够改变宏观经济的长期运行态势,只有货币当局随机改变货币政策且不让当事人掌握其规律的条件下,货币政策才有效,但是其代价是产出的剧烈波动。所以,可以看出,新自由主义学派不但认为宏观经济调控政策无效,而且认为正是政府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才是造成经济波动的根源。

        针对新自由主义学派的责难,坚持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流派又提出了价格粘性和工资粘性的假设,认为由于价格和工资粘性的存在,导致市场机制对宏观经济调节效率大大下降、时间大为延长,在经济受到冲击后,单靠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要从非充分就业的均衡状态恢复到充分就业的均衡状态将是一个非常缓慢且倍加痛苦的过程。所以,政府在宏观经济受到冲击后采取宏观调控措施稳定经济是十分必要而且也是可行的。

        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我倾向于政府对宏观经济采取适度的干预和调节措施。因为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现实角度,无论是从理论还是从实践角度来看,宏观经济遭受冲击发生失衡看来是无可避免的结果,这就好像是人要得病是无法避免的结果一样。在宏观经济发生失衡之后,即使在市场机制这一免疫机制发挥作用的条件下,宏观经济有可能重新恢复到资源得以充分利用的充分就业状态,但是,如果宏观经济受到的冲击非常严重,经济免疫机制——市场机制可能需要花费非常长的时间才能使宏观经济恢复到健康状态,在此期间,整个经济和社会体系将会付出非常沉重的代价。而且,在出现紧急情况的情形下,可能市场机制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经济体系就已经崩溃了。所以,对经济进行干预是必要的,但是不能频繁干预和调节,在经济遭受的冲击不太严重的情况下,可以主要依靠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发挥对经济的修复作用。而且从长远来看,要保持经济体系健康平稳运行,更为根本的不是对宏观经济进行干预和调控,而是要强健和完善经济体系得以维持健康的免疫系统——市场机制。

        这就好像我们人的生命有机体,虽然我们的免疫系统能够在我们遭受外部和内部致病因素的冲击和影响后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持我们的身体健康,但是,当我们遇到疾病非常严重紧急的情况,我们不能傻到要静静地等待仅靠免疫机制帮助我们恢复健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借助医学治疗的外部力量,该打针就打针,该吃药就吃药,该住院就住院,当然,该手术也必须毫不迟疑的手术。但是,要从长远和根本上保持我们身体的健康,更为重要的是要加强锻炼和养生保健,调节好作息和精神状态,使我们的免疫系统时刻保持活力最强和最为有效的状态。(免疫系统的重要性在艾滋病人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