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水无情的博客

所有日志都是原创,原创就是生命力。

 
 
 

日志

 
 

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  

2007-02-05 01:1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还在读高中时,有幸拜读了台湾龙应台女士写的一篇抨击当时台湾社会时弊的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至今虽然时间已经悄然过去将近20年,但对当年拜读此文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对此文的内容仍然记忆犹新。在文中,龙女士用她那无限愤慨的激情和无比犀利的笔锋,对当时台湾社会普通民众普遍存在的胆小怕事、忍气吞声、懦弱自私自保的行为和自我麻醉、自我欺骗的心理给予辛辣的嘲讽和无情的鞭挞。至今仍能强烈感受到龙女士在写作此文时那种燃烧的激情和彭湃的内心。记得当时读罢此文后,我无限感慨到鲁迅先生毕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之未竟,塑造国人精神、医治国人愚昧之事业仍旧长路漫漫,也不禁热血沸腾,竟豪气冲天地想要弃学从文,也要象鲁迅一样医治国民地精神和灵魂。只是当时实在不能理解,台湾的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就像龙女士所说:“摊贩占据着你家的骑楼,在那儿烧火洗锅,使走廊垢上一层厚厚的油污,腐臭的菜叶塞在墙角。半夜里,吃客喝酒猜拳作乐,吵得鸡犬不宁。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滚蛋”?成百的人到淡水河畔去欣赏落日、去钓鱼。我也看见淡水河畔的住家整笼整笼地把恶臭的垃圾往河里倒;厕所的排泄管直接通到河底。河水一涨,污秽气直逼到呼吸里来。 爱河的人,你又为什么不生气? 你为什么没有勇气对那个丢汽水瓶的少年郎大声说:“你敢丢我就把你也丢进去?”你静静坐在那儿钓鱼(那已经布满癌细胞的鱼),想着今晚的鱼场,假装没看见那个几百年都化解不了的汽水瓶。你为什么不丢掉鱼竿,站起来,告诉他你很生气? 我看见计程车穿来插去,最后停在右转线上,却没有右转的意思。一整列想右转的车子就停滞下来,造成大阻塞。你坐在方向盘前,叹口气,觉得无奈。 你为什么不生气?” 要知道,凭借我们那颗年少的勇敢的心,这还需要没完没了地问上十万个为什么吗?只需要我们路见不平一声吼,所有问题乖乖解决。

然而,未涉世事的少年的想象毕竟过于天真,很多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及至读大学再参加工作,不禁发现,何止在台湾的中国人不生气,我们大陆的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黑心工厂排放的有毒废水污染了你的农田,让你颗粒无收,使你大半年的辛苦劳作随着汗水和泪水付之东流,你为什么不生气?黑心包工头克扣你的工资,拖欠你的血汗钱,使你过年无钱买票与朝思暮想的亲人团聚,使你考上大学的孩子因为无钱交纳学费而徘徊在校门之外,使你久病在床的老母亲对医院望眼欲穿,你为什么不生气?黑心的商贩将假货高价卖给你,使你赔了夫人又折兵,你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大声对他们说,狗日的咱们法庭上见。为什么你还是转过脸去,心中恨恨地骂道:就算老子孝顺儿子了,然后心中默默念叨:退一步海阔天空……

时过境迁,至今虽然还在幻想豪情依旧在痴痴笑笑,但豪情毕竟只剩得一襟晚照,年少时的激情犹如傍晚村庄上空的炊烟在不断地慢慢散去。不过,曾经郁结在心中的疑惑也在慢慢的消散。因为渐渐地,我发现了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的标准答案。所有的答案都在于人-是-经-济-的-动-物。

大家不妨想一想,如果你不是发疯了,而是处于基本的理智状态,你会做赔本的买卖吗?你在做任何一件事之前,是否都要考虑它的成本和收益,是否都在考虑它在经济上是否划得来呢?要知道,黑心工厂污染了你的农田,黑心的包工头克扣拖欠了你的工资,不良的商贩用假货欺骗了你的金钱,你完全可以像电影中的秋菊一样生气,可以投诉,可以起诉,也可以上诉,只要不给你一个说法,你就誓不罢休。但是,你想过没有,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你这样做累不累。更重要的是,你这样做值不值?你可以向环保局、劳动局、工商局还有消费者协会投诉,而且,如果得不到满意的答复,你可以申请行政复议,你还可以起诉到人民法院,如果得不到满意的判决,你可以上诉,可以申诉,可以找检察院抗诉,可以到相关部门信访……但是,你想过没有,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成本有多大,收益又是多少?可能你花100元买了一件假货,比如一条腰带,按照消法规定,你要生气,你要维权,你要讨一个说法,其收益是既定的:物质上,假一赔二,得到200元;精神上,你赢了,就像斗鸡场上斗赢的公鸡,你会趾高气扬。仅此而已,仅此而已。但是,为了获得这些收益,你前进道路上的物质的耗费又是多大,心理路程上的荆棘坎坷曲折和折磨又有多少?你算过吗?如果在起初举报环节不能解决问题,那么复议、起诉、上诉、申诉、信访……会有一道道关口等着你,你会雇律师,会来回奔波,会花路费、住宿费、打印费、餐饮费,你的心理压力、心理煎熬、挣扎和折磨……你能预测到有多少吗?更重要的是,你这样做的机会成本又会有多大?如果你不生气,不维权,不讨一个说法,你会节省出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如果将节省出来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用于享受,你的人生会多幸福,你的家庭会多和谐,你会和你的双亲、配偶和孩子会享受多少人间的天伦之乐,如果将节省出来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用于你的事业,你的事业会多发达。你的人生会多辉煌……算到这里,你还会生气吗?是不是会觉得很不划算呢?也许你会说你追求的是道义上、精神上的收益,你会讨一个令你满意的说法,你会让世人知道邪不压正,坏人的作恶永远也不能得逞,但是,在你看到加害你的不共戴天的敌人在轻描淡写的道歉抑或不屑一顾的鄙意的表情之后,你的这些精神上、道义上的收获又会变得多么的无足轻重,你的内心有时何等的失落和悲哀呢?

所以,我聪明的朋友,在你借助精确的计算仪器算好之后,你明白了吗?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生气。我们中国人不愧是世界上最精明、最善于经商的民族,我们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我们生气的成本太高了,生气的代价太大了,我们生不起气,我们一生气就赔钱,一生气就亏本,我们何必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放着高兴不要而要生气呢?我们不生气太明智了!

 

 

附: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龙应台
   在昨晚的电视新闻中,有人微笑着说:“你把检验不合格的厂商都揭露了,叫这些生意人怎么吃饭?”
    我觉得恶心,觉得愤怒。但我生气的对象倒不是这位人士,而是台湾一千八百万懦弱自私的中国人。
    我所不能了解的是: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包德甫的《苦海余生》英文原本中有一段他在台湾的经验:他看见一辆车子把小孩撞伤了,一脸的血。过路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帮助受伤的小孩,或谴责肇事的人。我在美国读到这一段。曾经很肯定地跟朋友说:不可能!中国人以人情味自许,这种情况简直不可能!
    回国一年了,我睁大眼睛,发觉包德甫所描述的不只可能,根本就是每天发生、随地可见的生活常态。在台湾,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蝉螂,而是“坏人”,因为中国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
    我看见摊贩占据着你家的骑楼,在那儿烧火洗锅,使走廊垢上一层厚厚的油污,腐臭的菜叶塞在墙角。半夜里,吃客喝酒猜拳作乐,吵得鸡犬不宁。
    你为什么不生气?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滚蛋”?
    哎呀!不敢呀!这些摊贩都是流氓,会动刀子的。
    那么为什么不找警察呢?
    警察跟摊贩相熟,报了也没有用;到时候若曝了光,那才真惹祸上门了。
    所以呢?
    所以忍呀!反正中国人讲忍耐!你耸耸肩、摇摇头!
    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社会里,人是有权利生气的。受折磨的你首先应该双手叉腰,很愤怒地对摊贩说:“请你滚蛋!”他们不走,就请警察来。若发觉警察与小贩有勾结——那更严重。这一团怒火应该往上烧,烧到警察肃清纪律为止,烧到摊贩离开你家为止。可是你什么都不做;畏缩地把门窗关上,耸耸肩、摇摇头!
    我看见成百的人到淡水河畔去欣赏落日、去钓鱼。我也看见淡水河畔的住家整笼整笼地把恶臭的垃圾往河里倒;厕所的排泄管直接通到河底。河水一涨,污秽气直逼到呼吸里来。
    爱河的人,你又为什么不生气?
    你为什么没有勇气对那个丢汽水瓶的少年郎大声说:“你敢丢我就把你也丢进去?”你静静坐在那儿钓鱼(那已经布满癌细胞的鱼),想着今晚的鱼场,假装没看见那个几百年都化解不了的汽水瓶。你为什么不丢掉鱼竿,站起来,告诉他你很生气?
    我看见计程车穿来插去,最后停在右转线上,却没有右转的意思。一整列想右转的车子就停滞下来,造成大阻塞。你坐在方向盘前,叹口气,觉得无奈。
    你为什么不生气?
    哦!跟计程车可理论不得!报上说,司机都带着扁钻的。
    问题不在于他带不带扁钻。问题在于你们这廿个受他阻碍的人没有种推开车门,很果断地让他知道你们不齿他的行为,你们很愤怒!
    经过郊区,我闻到刺鼻的化学品燃烧的味道。走近海滩,看见工厂的废料大股大股地流进海里,把海水染成一种奇异的颜色。湾里的小商人焚烧电缆,使湾里生出许多缺少脑子的婴儿。我们的下一代——眼睛明亮、嗓音稚嫩、脸颊透红的下一代,将在化学废料中学游泳,他们的血管里将流着我们连名字都说不出来的毒素——
    你又为什么不生气呢?难道一定要等到你自己的手臂也温柔地捧着一个无脑婴儿,你再无言地对天哭泣?
    西方人来台湾观光,他们的旅行社频频叮咛:绝对不能吃摊子上的东西,最好也少上餐厅;饮料最好喝瓶装的,但台湾本地出产的也别喝,他们的饮料不保险……
    这是美丽宝岛的名誉;但是名誉还真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健康、我们下一代的傻康。一百位交大的学生食物中毒——这真的只是一场笑话吗?中国人的命这么不值钱吗?好不容易总算有几个人生起气来,组织了一个消费者团体。现在却又有“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卫生署、为不知道什么人做说客的立法委员要扼杀这个还没做几桩事的组织。
    你怎么能够不生气呢?你怎么还有良心躲在角落里做“沉默的大多数”?你以为你是好人,但是就因为你不生气、你忍耐、你退让,所以摊贩把你的家搞得像个破落大杂院,所以台北的交通一切乌烟瘴气,所以淡水河是条烂肠子;就是因为你不讲话、不骂人、不表示意见,所以你疼爱的娃娃每天吃着、喝着、呼吸着化学毒素,你还在梦想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你忘了,几年前在南部有许多孕妇,怀胎九月中,她们也闭着眼梦想孩子长大的那一天。却没想到吃了滴滴纯净的沙拉油,孩子生下来是瞎的、黑的!
    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所以作研究比较重要;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不要以为你是个学生,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说话,明天你——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如果你有种、有良心,你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公—仆立法委员、告诉卫生署、告诉环保局:你受够了,你很生气!
    你一定要很大声地说。
             原载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国时报·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